收支增速超城镇 城乡收入比缩小
发布时间2017-03-16 稿件来源:苏州市统计局

——2016年苏州农村居民收支简析

  2016年苏州深入推进城乡统筹发展,继续把促进农民持续增收特别是促进中低收入农民增收作为“三农”工作的重要任务,通过拓展富民产业、鼓励就业创业、丰富投资形态、完善社会保障、加大财政扶持等多个途径,加快拓展富民增收新空间,取得显著成效。一体化住户调查数据显示:苏州市农村居民收支平稳增长,生活消费水平继续提高。2016年苏州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7691元,同比增长8.3%,收入增速快于城镇常住居民0.5个百分点。

  一、苏州农村居民收入平稳增长

  全市各地坚持富民优先,积极创造条件,多形式、广角度、全方位地促进农民实现收入全面增长、结构不断优化。各项收入水平稳步提升(详见表一):

 

  (一)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领跑全省。2016年苏州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7691元,继续位居全省第一,比全省平均水平17606元高出10085元,高出第二位1533元。

  (二) 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高于城镇居民。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长8.3%,高出城镇居民收入增速0.5个百分点。比全省平均增幅8.6%低0.3个百分点,较上年的增幅差距缩小0.2个百分点。

  (三) 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幅进入新常态。相对于2014年之前多年两位数的高速增长,2016年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幅从2015年的8.6%降至8.3%,降了0.3个百分点。农村居民收入增幅进入新常态,增速趋稳。

 

  (四)四大类收入构成基本稳定。2016年全市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16364元,同比增长8.3%,对可支配收入增长的贡献率为59.1%;人均经营净收入5243元,同比增长4.3%,对可支配收入增长的贡献率为16.9%;人均财产净收入3067元,同比增长13.1%,增速最快,对可支配收入增长的贡献率为5.9%;人均转移净收入3017元,同比增长10.4%,对可支配收入增长的贡献率为18.2%。收入构成基本保持稳定。

  (五)城乡居民收入差距进一步减小。2016年,苏州市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幅高出城镇居民0.5个百分点,带动城乡居民收入比继续缩小,由2015年的1.97:1缩小为1.96:1。

  二、苏州农村居民生活消费水平不断提高

  2016年,苏州农村常住居民人均消费支出由2015年的16761元提高到18820元,增幅12.3%。支出占收入的比重由65.5%上升至68%,提高2.5个百分点。新常态下,农村居民八大类支出全面增长的同时,消费结构保持基本稳定。消费支出构成(详见表二):

 

  (一)恩格尔系数持续下降。2016年,苏州农村居民人均食品烟酒类消费4832元,比上年增长11.7%,占生活消费支出的比重(恩格尔系数)为25.7%,比上年降低0.1个百分点。食品消费绝对值增长的同时,恩格尔系数不断下降,标志着苏州农村居民的生活水平继续提高。

  (二)八大类消费全面增长。其中食品类消费为4832元,同比增长11.7%;衣着类消费为1058元,同比增长2.9%;居住类消费4468元,同比增长29.1%;生活用品及服务人均消费为1084元,同比增长16.5%;交通和通讯消费为3484元,同比增长6.2%;教育文化娱乐服务消费为2171元,同比增长2.1%;医疗保健消费为1194元,同比增长9.6%;其他用品和服务消费为529元,同比增长2.8%。

  (三)消费热点趋于多元化。食品烟酒支出依然贡献最大,但居住、生活用品及服务、医疗保健三项支出也逐渐成为支撑农村消费支出的重要增长点。2016年,居住支出、生活用品及服务、医疗保健支出增速分别为29.1%,16.5%和9.6%;在总消费增量中的贡献率分别为48.9%,7.4%和5.1%。

  (四)在外饮食成日常生活新时尚。随着农村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餐饮业的快速发展及消费观念的改变,农村常住居民在外就餐支出比例不断提高。2016年,我市农村常住居民家庭人均在外饮食消费支出由上年同期的754元上升到902元,同比增长19.7%,占食品烟酒消费支出的比重为18.7%,比上年同期上升1.2个百分点。

  (五)移动互联网深入农村百姓家。随着农村家庭信息化程度不断提高,智能手机与其他电子设备的发展和普及促使通信支出呈快速的增长态势。2016年苏州农村常住居民通讯支出992元,同比增长20.7%。其中通信工具支出247元,同比增长11.1%;通信服务支出745元,同比增长24.2%。这说明,我市城农村常住居民通信工具更新换代需求旺盛,同时带动通信服务费的增长。

  (六)农村居民保健意识不断提升。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口老龄化程度的加重、健康意识的提升,医疗保健消费在居民日常生活中的比重正在不断发生变化。2016年,农村居民医疗保健消费增速为9.6%。其中,农村居民用于健康投资增加,人均购买医疗器具及保健品227元,同比增长了14.5%。

  (七)教育理念更新及教育发展多元化。随着教育文化产业的不断发展,农村居民对孩子的教育也越来越重视,学龄前及中小学生参加各类辅导班、兴趣班、特长班的支出增加。2016年我市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学前教育支出136元,同比增长16.7%;人均小学教育支出160元,同比增长89.7%;人均初中教育支出76元,同比增长18.5%。

  (八)居住条件有新要求。随着农村居民收入的不断增长,房地产业的火爆,农村居民购房、建房及装修支出不断攀升。2016年我市农村常住居民居住支出4468元,同比增长29.1%,其中住房维修及管理支出1122元,同比增长127.5%。

  三、苏州农村居民收入增长因素分析

  (一)制度创新,构建长效机制促增收。苏州围绕“富民优先”发展战略,统筹城乡经济社会发展要求,努力构建农民持续增收长效机制。一是持续优化富民政策环境。自2011年出台《关于增加城乡居民收入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实施意见》以来,市委、市政府相继在壮大村级集体经济、推进农村“三大合作”改革、发展现代农业、提高农业综合经济效益、促进农村劳动力充分就业、引导鼓励农民自主创业、创新土地利用机制、强化公共财政支农、统筹城乡就业与社会保障、建立生态补偿机制、深化农村投融资制度改革、促进股份合作经济转型升级、加强扶贫帮困等方面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性文件,为农民持续增收长效机制奠定了政策基础。二是创新实践土地使用制度。推进土地节约集约利用,促进土地资源优化配置,探索完善集体建设留用地、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等政策措施。三是大力扶持新型合作经济发展。出台了《关于加快股份合作经济转型升级的若干意见》等多个政策文件,在工商登记、资金扶持、税收优惠等方面进一步促进新型合作经济发展。

  (二)就业富民,提高工资性收入水平促增收。苏州全面推进城乡劳动力就业政策统一、服务共享、机会公平、条件平等,不断提高农村劳动力非农化就业水平。一是创新实践了农民劳务合作社,解决农村剩余劳动力就业,增加闲置劳动力收入。二是大力开展农民就业技能培训,开发公益性岗位,努力扩大农村居民就业面,有效促进了农村居民工资性收入的增长。三是加快农业现代化、集约化水平,释放部分农村劳动力,增加农民的工资收入。四是提高最低工资标准,2016年我市最低工资标准调整到1820元 /月,小时最低工资标准调整为15.5元/小时。

  (三)规范引导,拓宽农民经营收入途径促增收。加快发展现代农业,引导农民以市场为导向优化种养结构,合理发展多种形式农业适度规模经营,促进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也是提高农民经营性收入的重要手段。一是加快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苏州加快引导、培育家庭农场、专业大户,加大政策扶持、实施技能培训,强化项目带动,有效促进了各类家庭农场、专业大户的健康、规范发展。二是促进三产融合发展。推进农业“接二连三”,延伸农业产业链,带动地方农民增收致富。创新产销对接模式,鼓励开展农超对接、直供专销、农产品进社区等。深化农旅融合发展。三是着力培育新型职业农民。加大职业农民社会保障力度,出台《苏州市新型职业农民社会保险补贴办法》,率先建立由个人缴费、政府补贴相结合的新型职业农民社会保险补贴制度。四是积极探索“互联网+”农民增收路径。深入推进对传统农业的数字化、智能化改造提升,着力培育新型营销模式,拓宽农民增收新渠道。全市先后涌现了骏瑞食品、三港农业、天天鲜等一批农产品现代物流配送企业。引导企业入驻苏宁易购“江苏特色馆”,开设常熟市、吴中区“直营店”,涌现了“淘豆”电商企业、肖泾电子商务村等农产品电商“领头羊”。

  (四)权能改革,丰富财产收入形态促增收。苏州积极推进以土地确权登记颁证试点、股权固化和“政经分开”等为代表的农村“三大”产权制度改革,加快资源资产化、资产资本化、资本股份化、股份市场化步伐,全市持股农户比例达到了96%,基本走出了一条“家家有资本、户户成股东、村村有物业、年年有分红”的强村富民改革新路。加之近年来,新型网络理财产品吸引居民手中的闲散资金聚集,提高居民的利息收入,及农村房屋出租收入增加等促进农村居民财产性收入稳定增长。

  (五)财政反哺,提高转移性收入促增收。随着城乡一体化改革的不断推进,苏州加大了对农户的财政转移支付力度,先后实现社会保障“三大”并轨、不断提高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和离退休人员养老金标准、实施生态补偿机制等手段,稳步拉升农民转移收入比例。一是实施社会保障“三大并轨”。苏州已率先建成了一个覆盖全民、城乡一体的社保体系,目前,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医疗保险覆盖率均保持在99%以上。城乡低保标准提高到810元/月,居民基础养老保险补贴标准提高到300~420元/月,失业保险金提高到1053~1820元/月。二是建立生态补偿机制。颁布实施了《苏州市生态补偿条例》,通过财政转移支付,对因承担生态环境保护和基本农田保护责任而使经济发展受到一定限制的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民给予经济补偿。三是改革农业补贴机制。从2016年起,苏州将农业“三项补贴”(农作物良种补贴、种粮农民直接补贴、农资综合补贴)合并为农业支持保护补贴(耕地地力保护),支持耕地地力保护和粮食适度规模经营,提高农业劳动生产率,补贴标准达到118元/亩。四是建立政策性农业保险制度。与保险公司开展“联办共保”,构建国险、省险、市险、县险四级保险体系。五是持续健全农业担保网络体系。加快构建由政府、金融机构、专业担保公司三方合作的农业担保网络体系。目前,农业担保网络体系已实现全覆盖,累计为农户、农业企业、农村经济合作组织等提供金融服务总额达141亿元,惠及农户2219户。

  (六)扶贫帮困,织牢生活保障网络促增收。近年来,苏州用于扶贫开发的公共财政支出逐年增加,标准不断提高,目的就在于编织农村困难群众的“兜底网络”,建立起一个更为完善、更加全面社会保障机制。一是健全评估体系,构建城乡低保调整机制。把低于上年农民人均纯收入平均水平50%左右的农村家庭列入农村扶贫对象,全部纳入城乡低保范围,全市有农村2万农户纳入低保范畴。2016年,又将城乡五保对象供养标准及低保边缘重病困难对象、重残对象、特殊残疾人生活救助标准按规定同步调整,并继续保持省内领先。二是完善救助机制,提高社会救助水平。将家庭人均收入在2倍低保标准内的15类大病患者纳入救助范围,享受专项医疗救助,救助补偿比例由原来的60%提高到70%。全市每年医疗救助支出超过5亿元。三是加大扶持力度,加快薄弱村脱贫转化。加快集体经济薄弱村脱贫转化就是为了促进当地农民增收致富,改善生活质量。

  四、加快苏州农村居民收入增长的建议

  (一)继续培育、壮大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持续加强家庭农场、专业合作社、合作农场等多元农业经营主体培育工作,加快农业经营主体从扩量向提质的方向转变,持续拓展农民增收渠道。指导村级集体以市(区)、镇(街道)为单位抱团、联合、异地发展,促进新型集体经济持续做大做强。

  (二)继续深化农村各项改革。持续推进、完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股权固化和“政经分开”改革试点。同时,积极推进新增四项改革试点工作。

  (三)继续推进美丽村庄建设。持续推进美丽村庄建设,按照美丽村庄新三年行动计划的有关工作部署,推进全市美丽村庄建设工作;推进苏州市域内铁路、高速公路和内河主航道沿线村庄环境整治工作;加快特色小镇、被撤并乡镇的改造建设任务。

  (四)继续实施扶贫开发工作。强化对扶贫开发工作的组织领导,持续构建以“集体经济扶贫、联合抱团扶贫、就业创业扶贫、社会保障扶贫、结对挂钩扶贫、政策制度扶贫”等为主体的多元扶贫机制,探索苏州扶贫开发新路径。

  (五)建议出台税收优惠政策。围绕“营改增”后农民增收问题,建议省级层面出台扶持农村集体经济发展的税收优惠政策,尤其是明确对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出租物业等收入继续按5%综合税率缴纳税费,切实减轻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税收负担。